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情人爱我
情人爱我

情人爱我

我一直都想把自己的女友和别人分享。但想了很久,还是不下得了决心。于是我瞒着女友,又找了1个情人。

这个情人,30岁,离异自己生活。105斤,1。68,胸也有点小,不过对我还是死心塌地,外表很冷漠。除了和情人做爱外,我还在想怎么说服她一起3P4P或者更多。虽然她知道我的人生不会以她为中心,毕竟除了她我还有另1个我深爱的女人。最后也许我们会分开。但现在她愿意和我在一起。至少暂时愿意。在和她一起几个月后。我开始慢慢实施我的计划了。

  热情的夏季到来了,我和她在一间旅馆里做完爱。这时也是晚上了。她让我送她回家。我陪她走在阴暗的街道上,我牵着她。她今天心情很好,她问我:

  「喜欢和我在一起吗?」我回答:「当然。如果不喜欢怎么会经常和你见面?」她说:「那以后呢?会一直在一起吗?」我回答:「不知道。顺其自然吧。」她又说:「你不准离开我。」我说:「好了,不说这些了。」(我不想一直纠缠在这个问题上,本来也说不清楚的事。不必多说。)我告诉她「我很喜欢你,只要我们在一起,我会对你好的。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买,只要我买得起。不过你要听话。

  不要打扰我的生活。我有有空就会约你。「她回答:」知道了,你怕你的女朋友知道吧?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。我很听话。「到她家楼下后,我告诉她下次出来,给她看点刺激的东西。刺激下性爱。她微笑着答应后和我拥吻回家去了。

  我回到家下载了几部多P的AV在笔记本电脑上。

  周末下午我告诉女友,我要去一个朋友家。星期一才回家。出门后我打电话给我的情人,约她到离市区较远的一个酒店见面。一边打电话,一边充充上车。

  坐了1个半小时的车,到达目的地。我开好房后,打电话把房号告诉她。说完,我打开了笔记本电脑。欣赏着多P的AV。等了很久她都没到,打了几个电话催她。

  半个对小时后她到了。穿着紫色的连衣裙挡住了1半大腿,没穿丝袜。今天的妆很漂亮。我迎她进门后,抱着她做到床上,一起看。没看到一分钟,我就开始抚摩她的胸。扶她到窗边,让她爬在窗前,我脱掉她的内裤,开始舔他的穴。

  (不过窗外是山,基本没人。)她开始呻吟。我起身插入。快速的射在了里面。

  她问我:「怎么这么快?」我说:「看了这些电影,比较兴奋。」她转身双手提着裙子往厕所走,我拉住她的手。我说:「陪我坐坐。」我看到精液留了些出来。

  她用纸垫在穴上,坐在了床角。我说:「在窗边做爱怎么样?是不是很刺激?」她说:「外面又没人。」我看着荧幕里多P的画面,问:「这部电影好看吗?是不是很冲动?」她笑着回答:「呵呵,是很兴奋。这么多人,这个女的受得了吗?

  「我笑了笑:」你看这女的多享受,怎么会受不了?我们好久也找几个试试?

  「她抱着我说:」你舍得吗?「我马上回答:」是有点舍不得。「(有种很莫名其妙的感觉,不知道是好是坏。)我转移话题:」我们出去逛逛,顺便吧晚饭吃了。「她说:「那我去洗洗吧。」我说:「干脆开干净后,就这样出去吧。」她面无表情的说:「万一精液留出来怎么办?」我说:「留出来我帮你舔了。」(完全是开玩笑。我才不会舔。)她还是不愿意。我又说:「我们出去买条内裤把。

  听话。「她什么都没说,蹲下用纸处理精液。然后起身放下裙子整理了1下,望下看了看。说:」走吧。「我们出门走在一条陈旧的街道上。找了1家很普通的餐馆吃饭。吃饭的时候,我问她:「不穿内裤出门,感觉怎么样?」她很冷静的告诉我:「精液已经留出来了,你是不是要舔干净啊?」我说:「来吧,我帮你舔。」周围除我们外还有2桌人在吃饭。她没什么表情,自己吃着饭。过了一会,我看见她拿了1张纸,手就伸到下面去了。估计是处理精液。吃完饭后,她起身。我看见她屁股后面的裙子湿了1小块。

  她拉着我迅速的回到了住的地方。关上门,就脱了衣服。把湿的地方简单的清洗了一下后,把裙子放在了椅子上。我也脱了衣服,继续看AV。我抱着她,看着AV里的白虎女优。我说:「把阴毛剃了吧,我舔的时候方便些。不然老是吃到毛,很不舒服。」她说:「难道你带了刮胡刀的?」我也觉得很奇怪,管刮胡刀什么事?我只是随便问问。我直接问她:「剃了,可以吗?」她说:「随便你嘛。」我边穿衣服边说:「那你先看会电影。我出去下。」我出去走了好久才买了支脱毛膏。回来后帮她处理了阴毛。匆匆和她做了1次。就睡觉了。第2天我先醒了,我坐在床边,点了根烟。我在想昨天的的一切好像都很顺利。她还比较顺从。我出去买了点零食和啤酒。回来后叫醒她。一起吃零食,我喝了几罐啤酒。借着酒性我问她:「喜欢很多男人和你一起做爱吗?

  「她没理我。自己吃东西。过了会她喝了一大口酒问我:」如果我和很多男人一起做过,你还会要我吗?或者说,我不答应你。你就不和我在一起了。「我解释:」我想寻求一点刺激。不管怎么样我都要你。我也怕你厌倦和我做爱。「她说:」你觉得我该怎么做?我也希望你开心,不过有些错犯了,以后都弥补不回来了。

  「我没说话。过了几分钟她说:」你会不会因为刺激,以后多点时间和我在一起?

  「我说:」是。「(本来就是,那个男人会说不?)她也没答应我,只是说随便我安排,只要我开心。

  【完】